广播媒体与微信公众平台的互动性

发布时间:2017-03-21 00:00:00 编辑:小静

  广播媒体微信公众账号的使用观察和追踪体验,分析了微信公共平台在广播媒体中迅速普及的原因,即微信公众平台较之其他网络新媒体与广播媒体的融合所具有的三大优势。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关于广播媒体与微信公众平台的互动性,欢迎大家参考!

  一、微信的语音功能与广播的声音传播相交融

  广播**信息服务的唯一途径就是语音,这与微信语音功能具有天然的契合。微信的功能定位就是“依托语音对讲奠定用户基础,推崇更轻松的沟通方式”。有调查显示,广播微信公众账号用户与广播原有听众的重叠率高达88.96%。通过微信平台培养的广播新受众占11.04%,新受众中约三成的人仅依赖微信收听广播节目,剩下七成的人通过微信接触广播后会采用多种方式收听广播。而且,基于互联网的多媒体功能,微信在进行语音传播的同时还可以实现多样化的信息形式,如文字、图片、短视频、超链接等。这些功能使得其在与广播的融合发展中不仅强化了广播的语音功能,而且补救了广播在多媒体传播方面的空白,使信息流通更加多元和立体。

  体验过广播服务的用户一定会有体会:无论何种文字,由当事人自己“说”出来,一定比主持人“念”出来要更加生动和贴近。因此,借助微信语音平台,广播可以更加游刃有余地与听众进行互动,尤其是在节目直播状态下,广播微信公众平台可以将鲜活的信息作为主体,在与受众的互动中打破节目框架,将最鲜活生动的微信内容穿插在节目的播放过程中。比如,浙江杭州人民广播电台的“西湖之声”就常常在报道中**网友的微信留言:“某某路堵了,是一辆别克和金杯相碰。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原地熄火等待了20分钟了,还在吵,后面的朋友,快绕道吧!”“高架由南向北方向,大家注意哦,一位大伯走上来了,在高架边上赏花。”这些来源于现场受众真实的声音,不仅能为广播媒体更加准确地**信息服务,增添准确性、时效性、可信度与现场感,而且增加了节目的生动性和趣味性,其轻松的语境也更容易吸引更多的受众。同时,受众在参与互动中也感受到自己的话语权受到了尊重,继而更加关注广播节目,无形之中稳固并拓展了受众群体。

  笔者在体验多个广播微信公众平台的过程中发现,来自受众的互动信息中,语音占据的比重最大,其他介质通常只作为声音的佐证和补充。比如,在车祸现场,听众从一线发来现场的图片或视频,往往都会配有语音的说明。在多数广播媒体的微信平台上,语音互动都占据每日信息总量的65%左右,微信的语音功能不仅将使用者的双手从手机键盘上解放出来,而且还将那些对键盘输入望而却步的人群有效地“收编”进来,整个传播过程更加私密、自由和快捷,受众参与也更加便利。同时,微信互动平台的便捷性也丰富了听众报料和参与节目的表现形式,可以以说唱逗笑、声音模仿、网络文体等形式在微信平台发言,延伸了广播的语音特色,也使得节目更鲜活、接地气,最大程度上拉近了与听众的心理距离。虽然目前的微信版本对于语音功能有所限制,一次语音最长控制在一分钟之内,但这对一般性话题的参与讨论、表达观点来讲,完全可以满足了。

  同时也应看到,由于声音的识别、筛选效率远低于文字,广播微信平台也存在音质参差不齐、受众反馈内容价值不高等问题。如何通过服务提升和技术保障,进而提升广播**受众互动信息的质量,将广播这一主流媒体的信息服务乃至舆论引导的功用最大化发挥出来,是值得广播媒体与微信平台共同研究解决的问题。

  二、微信的私密属性与广播的服务功能相契合

  包括广播在内的传统媒体,其信息服务与舆论引导基本上都是“说服式”的非对等性的大众传播属性,也就是作为信息提供者的一方是主动的、积极的、直接施予影响的,信息接收方则是相对弱势、被动的。而微信作为一款相对成熟的具有自媒体特征的即时通信产品,其功能设定和存在逻辑是在模拟人际现实交往的情景,它既注重交往的互动性、即时性,又注重满足用户交往的隐私性需求,也就是说,微信信息的传播对象是定向的,使用者可以精准选择信息传播的受众。

  广播融入微信公众平台后便自动接受了微信的这一属性,将信息的大众传播转化成为对等性的人际传播,聊天双方中任意一方都可以单方面接收信息,也可以向某人定向发送信息,甚至可以随时终止或忽略对方的消息,这使得微信平台上的广播传播更具针对性与私密性,也更能被现实社会的人际传播所使用。正是得益于微信平台所具有的私密、类人际传播的传播特性,广播在微信公众平台的服务更具优势:首先,微信的定向信息传送功能,可以使用户更加畅快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在释放表达权、话语权的过程中感受愉悦;其次,微信的隐私保护功能,破除了受众在接受服务或参与互动时担心自己的声音或个人信息暴露的不安。此外,与节目电话热线的互动形式相比,微信公众平台更加固化和稳定,因为无论节目是否在播出,无论主持人是否在线,听众都可以通过平台留言并使用服务。最后,微信的信息是动态收发,设备携带方便,准入门槛低,这都使得广播信息提供的隐私保护功能得到提升。

  一般来说,广播微信平台开展的服务功能包括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就广播节目内容所发起的延伸讨论与情感咨询;另外,随着中国走向汽车时代,广播的服务功能也得到了应有的放大和尊重,使得广播的第二个层面服务功能——基于广播自身新闻媒体属性提供的各种信息查询服务蓬勃发展起来。对于广播微信平台日常发起的热门话题,受众会自发或经主持人组织来进行话题讨论,但有些受众不善言辞,通过电话互动免不了会紧张局促,而在微信中,媒体的传播环境回归到私密的状态下,削弱了受众参与的生涩感,同时也减少了电台人员的压力,提高了广大电视媒体的工作效率,有助于接收到不同地区的不同声音,使各大广播电视节目具有更高的节目亮点。广播新闻信息查询服务方面较成功的案例是杭州交通广播的微信互动平台“交通91.8”,关注“交通91.8”微信号后可以自助查询实时路况、违章记录、限行提醒、酒驾、施工路段、气象等,节目互动方面可以收听直播、观点阐述、活动报名、投诉受理、收听率调查。目前还有的广播微信公众号开通了寻人寻物入口、最新活动通知、有奖活动参与和广告行业代理招商等板块。

  通过微信的私密空间,广播微信平台整合了听众的各种需求,并根据自身所在地域特征设计了一套自主选择信息的服务,不得不说,这是广播媒体自诞生以来在服务提供方面一个不小的飞跃。

  三、微信的后台承载与广播的高互动性相匹配

  广播发展到现阶段,不管是综艺节目、专题节目,还是新闻节目,都非常强调与听众的实时互动,希望在节目进行当中能够及时获取并呈现听众的意见反馈和观点交锋,体现对受众话语权的尊重,借以助推节目向更深一步发展。过去广播媒体中互动频繁的多是一些较轻松的文艺、专题或综艺节目,现在这种即时互动已经延伸到所有的广播节目中,包括严肃的新闻评论节目。然而,以往短信互动的方式早已因费用和受众使用**惯的变化而被时代所抛弃,电话互动又在很多情形下难以满足需要,比如大众突发事件时,广播新闻实时播出,这时会有大量受众拨打热线电话咨询详情、提供线索、表达哀悼以及寻求帮助,但一般导播室的热线数量都是有限的,即使硬件资源再雄厚的广播台也难以满足突发事件时的互动需求。此时,一种能够满足具备信息后台储存和便捷搜索、即时展现功能的系统就显得十分必要了。而微信公众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具备后台信息承载能力的开放式平台,把微信这种开放的互动平台用于广播媒体,使一直以来困扰听众与广播的互动问题得到完美解决。

  互动是微信与广播融合所呈现出来的最有价值的特点之一。在微信公众平台开展节目互动,受众的互动反馈会及时地储存在广播电台微信公众平台的操作页面,导播可以挑选价值度高的信息播出(现在已经有广播电台因微信互动量较大而设置“新媒体互动岗”专职专人筛选信息),即使在突发事件中,所有留言也都储存在后台,无论语音、文字、图片或视频,及时而全面。这一方面令广播工作人员能够快速获取并便捷使用,又克服了以往的电话、短信等互动方式的缺陷,使广播新闻的互动“360度无死角”;另一方面,微信公众平台的信息存储功能也降低了二者间的沟通成本,**减轻了广播人的工作量,为其节省了对互动信息尤其是对新闻线索“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的精力,无形中也优化了广播节目的质量。

  马化腾曾经这样评价微信:“微信只是无线互联网的站台票,不是船票。”进驻微信平台的广播,无疑获得了新媒体带来的又一轮发展契机,为实现广播未来众多的产业化设想提供基础。但微信在创新广播节目传播方面还有很多不足和盲区,比如如何判断微信平台的爆料真实性、如何提高广播公众号的原创水平避免内容同质化、如何打通广播公众号与电台App、如何对公众号的粉丝进行更加科学的数据分析等,都还有待业界和学界进一步的探索和开发。

本文已影响865
+1
0